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

快遞公交合作,大山里通郵路了(經濟聚焦·關注快遞下鄉③)

核心閱讀

大山阻隔了交通,也讓商品的流動變得不易。在福建廈門的軍營村,當地開通了快遞公交,郵政驛站負責收寄快遞,在提升了群眾網購體驗的同時,也把更多優質農特產品送出了大山。


再熟悉不過的轟鳴聲響起,蘇銀坂下意識地起身、抬頭。綠油油的竹林間,一輛公交車在視野中慢慢變大,最后停在了眼前。蘇銀坂迎上前,和司機打個招呼,趴在車身上簽完單子,開始麻利地搬運起車上的快遞袋子。

不一會兒工夫,快遞搬完了,從司機手上接過最后一件一米長、沉甸甸的包裹,蘇銀坂朝司機招招手,目送公交車離去。

蘇銀坂是福建廈門同安區蓮花鎮軍營村的郵政驛站負責人。每天,他都會雷打不動地等候在村子公交車站前。這輛快遞公交,架起了軍營村與外界的郵路。在蘇銀坂看來,這是自己每天最重要的工作。

過去

為了趕次早集,一天能見到兩次月亮

軍營村位于廈門市西北角,海拔近千米。從山下上山,要走17公里山路,拐180多個彎。

蘇銀坂就在這個村里長大。他從老一輩那里聽說,沒路以前,山里見不到交通工具,“為了下山,一天能見到兩次月亮。”一細問,原來是山路難走,為了下山趕次早集,村民天不亮就要出發,背著柴火下山,等換到了大米,回來時已是天黑。

蘇銀坂上小學時,村子已經通了第一條路。那時候,蘇銀坂偶爾會給外面寫信。每次寄信,他都要顛上近兩個小時的拖拉機到山下。也因此,他對村里老郵遞員高泉輝格外尊敬。每封回信,都是高泉輝翻山越嶺背來的。

畢業后,蘇銀坂和村里多數年輕人一樣到了城里。進廠打工、做生意……那幾年,蘇銀坂驚訝于山下生活的便利,也隔三差五用起了快遞。頭一回網購,面對網上眼花繚亂的商品款式,他幾乎挑花了眼。拿著3天就從北京寄到自己手上的包裹時,蘇銀坂更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。

2015年,村里通了第一條公交。盡管城里生意不錯,蘇銀坂還是想回家了。村黨支部發出號召后,他把城里生意一放,家當一收拾,成了村里第一個返鄉青年。回鄉后,蘇銀坂開起全村第一家網店,他把村里的茶葉、菜干、地瓜干在網上一掛,生意還不錯。

那個時候,蘇銀坂覺得,自己回鄉回對了。在他看來,美中不足的就是物流。

每周,蘇銀坂都要拉上滿滿一車貨物下山,到距離村子23公里外的蓮花鎮發貨,再順道把村里大家的快遞帶上山。蘇銀坂意識到:物流不通,貨進出都難,村子發展就會一直被別人落下一截。

“能不能也給軍營村通快遞?”帶著村民的心愿,蘇銀坂找到快遞公司。

對方當面給他算了一筆賬:一個人、一輛車,一年的成本起碼15萬元。“這個錢怎么回來?”蘇銀坂沉默了。從那起,他做夢都希望軍營村能有家自己的快遞驛站。

改變

接到試運行的電話,心里怦怦跳個不停

2019年末,同安區軍營村供銷合作社成立。因為網店經營得好,蘇銀坂擔任了供銷社負責人。

“有沒有辦法讓軍營村通快遞?”面對蓮花鎮供銷社負責人何禮平,蘇銀坂又問了同樣的問題。

村里原先就通了兩班公交,“公交捎上快遞行不行?”何禮平找到當地郵政部門和公交公司,三方一協商:何不將軍營村快遞送到開往村子的公交始發站,快遞“坐”公交進村,再找村民管理郵政驛站?三方一拍即合。

給郵政驛站選點、選人,事情并不簡單。郵政部門挨家挨戶走進公交車站附近幾戶村民家里:沒人愿意干。

沒人干,線路就通不了。蘇銀坂急了,主動請纓。

“沒工資,每件補貼5毛錢,你肯不肯?”“肯!”

幾個月后,蘇銀坂接到了那通他永遠也忘不了的電話——

“銀坂,你準備一下,明天快遞公交就試運行,驛站就設在供銷社內,你就是村里的郵遞員啦。”

“沒問題!”蘇銀坂連聲答應,心里卻怦怦跳個不停。放下電話,他轉頭就把這一好消息分享到村民的微信群。短短幾分鐘,幾十條消息“撲面而來”。蘇銀坂抱著手機一條條看過去,那一刻,他激動得甚至有點想哭。

第一天去車站接快遞,蘇銀坂特意穿了件襯衫,比公交車到站時間提前了半個多小時。簽單、搬運、錄入、發信息……蘇銀坂手忙腳亂地接下了通村郵路的最后一棒。

多一個郵遞員身份,蘇銀坂幾乎忙得分不開身了。在又一次忙忘了接貨時間后,蘇銀坂掏出手機,添加進一個頻次為“每天”的鬧鐘,備注寫上“快遞”。

就這樣,每天下午4點05分,無論多忙,蘇銀坂的鬧鐘都會準時響起。606路公交車出現在遠處彎彎曲曲的村路上,他知道,車上載的是村民的期盼。

發展

物流帶給我們的,說不定還有更大驚喜

快遞公交開通不過一年多,蘇銀坂就真切感受到物流給村子帶來的巨大變化。最直接的,是寄送物品的方便。

下午3點,軍營村直播間內。隨著一條直播預告的發送,蘇銀坂和搭檔支起三腳架,打開補光燈,開始了直播帶貨。評論區的粉絲留言,大家問得最多的是發貨時間。“現在下單,今晚就發。村子如今接通了物流,最后一公里已經打通……”這兩句話,蘇銀坂答得最流暢,也最自豪。

在公交車到站之前的時間里,蘇銀坂把直播間下單的商品一件件打包,再整理好村民們要投遞的物品。近兩年村子發展旅游,游客越來越多,民宿、農家樂供不應求。年輕人回來把家里房子裝修成游客喜愛的時尚風格,民宿里不少裝飾用品都是網購來的;外地游客來到村子,不好攜帶的商品,掃碼下單,回到家就能等著收快遞。

看一眼表:下午4點10分。蘇銀坂帶上包裹,來到村里的公交車站等候。606路公交車駛來,蘇銀坂和司機戴著口罩完成了今天的交接。回到驛站內,蘇銀坂給包裹挨個噴上消毒液,隨后輕車熟路地錄入系統,一件件擺上貨架。

“這件寫著易碎品,是民宿用的裝飾燈具,網上樣式多,顧客也喜歡。”

正說著,高泉輝走進驛站:

“銀坂!我來找你拿快遞嘞。”

“高伯,兒子又給你寄什么好東西啦?”

“不是嘞,是我自己在網上買的!”一堆小箱子里,那件蘇銀坂最后從司機手上接過的一米長、沉甸甸的大家伙,一眼被高泉輝瞄到,“肯定是它!我給小孫女買的畫板。”

自從村里通了快遞,不少老人也學會了網購。62歲的高泉輝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肩挑背馱,和山路較勁了大半輩子,如今這么大件東西這么快捷就被送了進來。這幾天,高泉輝全程盯著手機上的物流進度,一看到驛站簽收,立馬就從家趕了過來。

“誰能想到,運了40多年信件的老郵遞員也趕起了快遞的時髦。”把包裹遞給高泉輝,被口罩擋住半張臉的蘇銀坂,眼睛卻亮亮的,“一輛快遞公交車,改變了軍營村。物流帶給我們的,說不定還有更大驚喜!”

相關文章

高清圖集推薦

德州赛事直播哪里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