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

對話丨諶龍:在質疑與自我懷疑中卷土重來

中新網客戶端北京9月30日電 題:諶龍:在質疑與自我懷疑中卷土重來

中新網記者 岳川

季軍,冠軍,亞軍。

三屆奧運會,三次登上領獎臺,集齊金銀銅牌,諶龍解鎖了一項特別的成就。

雖然未能再次贏得最高榮譽,但作為國羽東京陣容中唯一有過奧運參賽經歷的球員,已是“三朝元老”的諶龍站好了自己這班崗,為年輕球員樹立了榜樣。

然而在這背后,諶龍經歷了不為人知的痛苦。

從初出茅廬的小將,到成為國羽領軍人,諶龍早已領略過山頂的風景。饒是如此,他仍險些迷失在東京奧運延期的漩渦中。賽事推遲對于那些逐夢老將的影響,從諶龍身上可以看得真真切切。

但他挺了過來。帶傷重返奧運會男單決賽,與隊友合力奪回全運會團體金牌,已經32歲的諶龍,以老將的堅毅與執著,將汗水兌現為碩果。

在2021年余下的日子里,諶龍選擇暫時放下手中的球拍,在丈夫與父親的角色中更多投入。這并不意味著他將就此淡出賽場,恰恰相反,明年的杭州亞運會上,還有諶龍未竟的夢想。

在這之前,他需要讓身體久違地喘息一下。近日與中新體育的對話中,諶龍分享了從東京奧運周期走來這一路上的辛苦,和他對未來不一樣的期待。

關于成績 已經竭盡全力

中新體育:奧運會與全運會的結束,意味著此前長時間的備戰與比賽任務告一段落。你如何看待自己在這期間的表現?

諶龍:兩項比賽相隔較近。對于奧運會,從賽前準備到比賽發揮,再到最終結果,我認為整體算不錯。這也反映出在此前一個階段的封閉備戰中,自己做得還可以。雖然沒能贏得金牌,但我從第一場到最后一場比賽都全力以赴了。我的對手(安賽龍)確實發揮得更好,因此自己也能接受這一結果。

從東京歸來,在結束隔離后,回到省隊沒幾天,我就奔赴全運會賽場了,時間上銜接較緊。這是我的最后一屆全運會,非常希望能夠為福建隊做出貢獻。特別是團體賽,我也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其中,與隊友一步步去拼。能夠時隔8年重新奪回男團冠軍,大家都非常開心,這也是我們所有隊員一起努力的結果。

至于單打,經過奧運會后的隔離與全運會團體賽,自己已經感到非常疲憊,或者說狀態慢慢打光了。我的隊友石宇奇在半決賽中的表現非常好,輸給他也很正常,我沒有什么可失落的。

關于奧運 焦慮與自我懷疑

中新體育:奧運會已結束月余。此時回首,有哪些片段令你印象深刻?您覺得東京之旅對您而言意味著什么?這屆奧運會與過往兩屆相比,最大的不同之處在哪?

諶龍:由于疫情,奧運會賽場內沒有觀眾,這是令我印象最深的地方。我打了很多年比賽,基本都是在有觀眾的情況下進行。比賽時現場非常安靜,與教練的溝通、擊球的回音,這些都聽得非常清楚。對我而言,這會使我更專注于比賽。

過往兩屆奧運會,隊伍駐地離賽場不遠,走路即可到達。由于疫情,這次全隊住在奧運村內,大概6名運動員與2名教練使用一個套間,每天坐班車前往場館。這種氛圍與感覺,與之前有所不同。

中新體育:消耗在通勤上的精力是否會影響比賽狀態?

諶龍:從奧運村到比賽場館,路程約35公里,時間需45至50分鐘。賽前在成都集訓時,隊伍模擬了類似場景。相對而言,我覺得是有消耗,畢竟每天往返通勤時間接近兩小時,多少會有一些影響。

中新體育:與安賽龍的決賽后,你曾坦言在東京奧運周期中遭遇了許多困難,輸球會帶來質疑,甚至一度還有自我懷疑。這些問題因何產生,你又是如何調整自己?

諶龍:問題源于東京奧運因疫情延期而帶來的影響。奧運會推遲一年,自己能否在這段時間內維持好競技水平與運動狀態,對此我有一些顧慮與焦慮。

突然又多出一年備戰時間,該如何利用它訓練提高,彌補自身不足,這也令我感到困惑。特別是在東京奧運會宣布延期的前三個月中,自己比較迷茫。再等一年,也意味著增加了很多未知的情形。

隨著年齡的增長,在身體機能、體能狀態這方面,其實也有擔心。畢竟我已經32歲,也很想打好這屆奧運會,當特別希望能夠有好的表現時,就會擔心身體狀況能否支撐自己發揮出水平。

在新賽程確定后,我每周都會和教練溝通,把奧運會這個大目標分解成各階段,隔一段時間檢驗訓練效果。教練希望我不要考慮太多,集中精力把日常訓練做好。

在這期間,家人、隊友、教練、領導都對我非常關心,幫助了我很多。大家希望我能夠調整好精神狀態,專注于過程與積累,可能自然就會有好的表現與結果。

中新體育:如何看待東京奧運的結果?張軍主席透露,你是在腳底起了多個血泡的情況下完成了比賽任務。雖然你曾坦言不愿多談客觀因素,但它是否對你的比賽產生了影響?現在恢復得如何了?

諶龍:結果比較正常。奧運會比賽為期約10天,要打5到6場,但只有一場比賽打完,才會有下一場,所以這需要一個過程。如果著急追求結果,心態上就會出現波動,帶來焦慮。從這屆奧運會來看,我的心態比較穩定。

(血泡)恢復得非常好,基本沒有大問題。至于它對比賽的影響,多少會有一些,因為急停急轉在羽毛球運動中運用較多。

前幾場比賽自己能夠堅持,但奧運會決賽,碰到如此高水平的對手,場上移動可能比其他比賽或訓練時要多。每一次跑動,其實都能感覺到疼痛,確實會有些力不從心。但在賽場上也沒有考慮太多,當時的狀態就是盡可能全力以赴去打。

關于國羽 年輕人大有可為

中新體育:在國羽的東京奧運陣容中,僅你一人有過奧運參賽經歷。不過你曾說,從年輕球員身上學到不少。他們哪些地方打動了你?

諶龍:回想我第一次參加奧運會的情形,會感到有些緊張、壓抑與放不開。但這些年輕運動員,并沒有給我這種感覺。

平時訓練的狀態,就是他們在奧運中的狀態。雖然是第一次參加奧運會,但我并沒有從他們的言談舉止中感覺到過于緊張或興奮的情緒,相反他們表現得很放松、很開心也很自信,特別能夠融入奧運氛圍。這一點給我印象很深。

中新體育:從全運會的比賽看,你覺得這些球員在經過奧運會的洗禮后,有哪些變化?你如何看待這支年輕的國羽?

諶龍:現在這支國羽隊伍中,越來越多“95后”的年輕運動員迅速成長,并且已成為中國羽毛球隊的核心球員,表現也非常好。

我有關注他們在本屆全運會中的發揮,這些年輕選手基本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績。這是一種實力的體現,也反映了他們的水平。之所以能夠代表國家參加奧運會,是因為他們都是各自項目中最好、最優秀的運動員。

中新體育:就男單而言,你覺得未來幾年世界羽壇會呈現怎樣的競爭態勢?

諶龍:國羽男單選手都很年輕,且條件出眾,現在他們缺少的是比賽的歷練與積累。隨著未來參加的比賽越來越多,他們的經驗與閱歷會愈加豐富。我相信,他們很快就能加入到與安賽龍、桃田賢斗這些頂尖運動員的較量中。

安賽龍獲得了奧運會冠軍,這會給他帶來強大的自信。安賽龍也非常年輕,所以未來幾年,他依然是世界最優秀的男單球員以及國羽最主要的對手之一。

桃田賢斗雖然在這屆奧運會中未能小組出線,但是他在2018至2019的兩年間持續表現出色,獲得了包括世錦賽冠軍在內的多項榮譽,實力毋庸置疑。我相信經過本屆奧運會,在調整過后,桃田賢斗對于比賽勝利會更加渴望,他也一定會是男單領域競爭力最強的選手之一。

此外,李梓嘉、金廷、喬納坦、安東森,他們也非常優秀。

關于未來 待實現的夢

中新體育:對于羽毛球項目而言,這是非常特別的一年。雖然奧運會與全運會落幕,但年內還有蘇迪曼杯、湯尤杯、世錦賽等賽事。接下來,你有何計劃?

諶龍:年內這幾項國際賽事,我都不會參加了。

首先常年在外征戰,我覺得是時候短暫調整,通過休息給自己“充電”,讓身體得到充分恢復。

我也希望能夠多陪陪家人,多年來與她們聚少離多。包括兒子剛過兩歲,其實從他出生起,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很少。

中新體育:作為奧運會三朝元老,現在的心態與剛出道時相比有何不同?在職業生涯的這個階段,還有哪些愿望希望實現?

諶龍:作為隊伍中年齡最大的,能夠代表國家在最高的舞臺上征戰,對我而言,這是一件非常自豪且開心的事。

至于目標,明年的亞運會也是四年一屆的大賽,而且又是在中國杭州舉辦。

對于亞運會,我還有夢想。仁川亞運會男單決賽,我輸給了丹哥(林丹),獲得亞軍。因此自己希望能夠參加杭州亞運會,完成這個夢想。

中新體育:從現在起,職業生涯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杭州亞運會,所有備戰都會圍繞它展開?

諶龍:這是我的想法。年內休息不參賽,在備戰明年賽事時,還需要一個恢復的過程。如果狀態維持得足夠好,我當然希望能夠參加亞運會,完成自己的夢想。反之,可能也會有其他打算。但只要懷抱這一目標,我覺得自己可以保持不錯的狀態。

相關文章

高清圖集推薦

欧宝体育官网平台